返回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不,今天锦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介于知道自己唱歌貌似不太好听(?),尤球球是观察着对面男人反应来唱的,一旦他有什么皱眉头的表情,她就会第一时间停下来。

    并没有。

    自始至终盛时昀都没有开口,他表情也看不出来什么,于是尤球球姑且把他的表现给归类于。

    很感动。

    就是尤球球自己唱倦了,天知道她在外面营业了几个小时,还要饿着肚子来老板这边唱歌是多么疲惫,这到底是什么悲催社畜。

    盛时昀做的菜没有辜负它们的品相,味道极好,尤球球甚至觉得比起她老爸来也不差。

    完全没料到盛总居然还有这样的绝技!要是早知道……

    早知道也没有什么用。

    毕竟盛总还是她老板,不是同事李哥。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没有过多交谈,盛时昀是食不言寝不语,尤球球单纯是被饭菜所吸引。

    热腾腾的饭还冒着白气,灯光仿佛也变得温柔了起来,平时盛时昀会下厨,不过只有他自己,想起来的时候就做点,想不起来或者工作忙的时候就索性不做,饥一顿,饱一顿。

    现在对面多了一个人,盛时昀突然觉得平时有点空荡荡的屋子,变得充实了。

    不太真实。

    之前在厨房是尤球球盯着盛时昀,让他不自在,现在是盛时昀盯着尤球球,尤球球有些不自在。

    她确实吃的有点多,不过她不是还给盛总创造了不少财富嘛。

    尤球球恋恋不舍的扒下最后一口饭,停下了筷子。

    她喊对方,“盛总。”

    “嗯?”他望向了她。

    “盛总,你怎么一直一个人啊,你如果有什么烦心事儿可以跟我倾诉。”

    “就把我当成一个木头人,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尤球球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可以进入情感频道了。

    是什么,让大龄青年深夜徘徊,是什么让他生日都不为人知,如果不是她误打误撞的过来,盛总还是一个人对着小猪佩奇蛋糕流泪到天亮。

    现在即将揭晓。

    大龄青年什么的,倒也没有那么大龄,尤球球今天从那个小猪佩奇蛋糕上的蜡烛得知盛总居然才27,很年轻。

    其实他本人长的也年轻,不过可能一直以来都是成熟稳重的形象,再加上狗的一批,尤球球已经忘记了探寻他的年龄,只记得盛总=周扒皮。

    尤球球觉得自己有时候也是太固定印象,盛总其实也没有那么黑心,这么长时间来帮了她很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跟……朋友。

    所以,她也愿意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给他当一个倾听者。

    尤球球已经等待听到一个悲惨凄凉的身世故事了,这年头没有点儿什么难过的童年,就只能当她这样的路人甲。

    关键是盛总脾气这么古怪,说起话来也挺气人的,应该跟他的悲惨童年有关吧?

    盛时昀,“没有烦心事儿,我爸在外地,来不了。”答案无比朴实无华。

    尤球球:好的。

    果然,盛总就是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就是个路人甲,不管是男主还是反派的标配他都没有。

    古怪的脾气,说起话气人,也是他自己本身自带的特质。

    生日快乐歌也唱完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盛时昀带着点不舍,还是破坏了这个场景,镜片下的眼睛直视着尤球球。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自然不相信,尤球球是来给他过生日的,她怎么能得知他生日时间,所以极大几率还是她惹事儿了。

    现在……要赶快处理正事。

    尤球球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她也记起来自己上门是做什么的了。

    负荆请罪。

    看了一眼现在才晚上十点钟,盛总的生日还没过完,尤球球吞咽了一下口水。

    试探开口,“要不……过了零点再说?”

    她觉得在得知盛总生日,还送给他这么一份“生日大礼”,盛总应该高兴不起来。

    ……

    不过尤球球最后还是说了。

    她拗不过盛时昀。

    尤球球去掉枝叶,直接到了正题,她给自己打榜,忘记切号了,意外被主持人cue到,上台让她发微博,然后把小号给暴露了。

    “当时都录下来了,还上了大屏幕,我觉得应该不至于上热搜什么的吧?”这得多无聊啊。

    尤球球还想劝慰一下寿星。

    寿星盛时昀淡淡的瞥了一脸忐忑的尤球球一眼。

    如果换个人可能上不去,但只要是尤球球,他就觉得这个热搜,上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