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听闻,其性情阴晴不定,变幻莫测,而且不受礼仪拘束。

    却深得太子与皇帝之心。

    不好深交,但更不好惹。

    大理寺狱中,余辜在最深的牢狱里待着,旁边一排都是空的。

    他此时头脑发胀,精神萎靡,还有些冷。

    ——得了风寒,还是因昨夜喝了酒,露宿外头所致。

    这倒令他放下了自己的处境,寻思着那戴面具的男人到底会是什么人。

    莫不是他们家遗落在外的孩子?

    余辜闭了闭眼,觉得自己也就在脑子不清醒时胡乱猜想了。

    可他甫一睁开双目,就被那突兀撞入眸底的面具吓到了。

    “你……”

    连佘半蹲在地上,看受了惊吓的人瞪大眼,倍觉有趣。

    而余辜只觉得倒霉——不管是着了凉还是侍卫的死,似乎都和这个人有关系。

    连佘从袖里掏出一个纸包,丢进余辜怀里。

    后者莫名其妙地接下,紧接着就感受到一股暖意透过米黄色的油纸传达到手心里。

    是热馒头。

    “权当是昨夜对你动粗的一点赔礼。”

    连佘席地而坐,折扇被收拢,抵在下巴处,就这般笑盈盈地看着狱中人万分不自在地啃着馒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