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余辜再度醒来时已是晚上了。

    他坐起来后才察觉自己身处于陌生的环境中。

    而沉睡前的记忆末端里,是连佘踩着地上枯草朝自己走来,素白的长袖轻舞,宫绦坠着的两枚扳指相碰,发出悦耳的声响。

    ——每一步像踩在他心头。

    余辜抹了把脸,在心中暗道死人不会复生。

    “醒了?”

    余辜怔了一下,朝着门看去,便见脑海里的人就靠着门扉,双手抱臂,折扇半开抵在肩窝,也不知站了多久。

    “这是哪里?”

    “将军府。”连佘轻轻晃了晃扇子,像是个信号,外头立刻有婢女陆续端上菜肴,在厢房的圆桌上摆好。

    待人都走,连佘才站直了身子,合上门跨坐在桌边。

    “晚膳。”

    余辜闻言掀开被子,从旁侧的挂钩那取下自己的外袍披上,就来到桌边落座。

    都是清淡的小菜,虽卖相普通但反而让人觉得有食欲。

    “什么时候去见城主?”余辜拿起筷子,还没下箸就想起了这事,抬眼看向对面问道。

    连佘一手撑着脸,另一只手正拿着筷子捡了花生准备送嘴边,闻言一顿,面露无奈:“你怎么比我还急?现在还不是好机会,我要的,不是把人送到他身边,是他来自己找上门来。”

    余辜才抿了抿唇。

    是他心急了。

    “说起来,余温是何人?”

    连佘用漫不经心地口吻问道。

    在余辜昏睡期间,他便让心腹去调查了一下,得知余辜是从应天府那边来的,以卖棺椁扎纸人,偶尔充当一下仵作为生,无父无母,一直是一人独居。

    当然,这一直指的是他到长安城的这三年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