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故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钱还我们才带他到这儿来的。”其中一个大汉上前一步道。

    小蓝垂眸看着手底下的人。

    阿语憋红了一张脸,把来龙去脉告知了。

    他离开将军府后才想到自己眼下身无分文,也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正好看到这四个大汉在摆局赌钱,他便想去碰碰运气。

    但这四人原先是同意要是他赌输了,就拿他的外袍作为抵押。

    阿语也曾在郡爷身边玩过赌,自以为技术不错,殊不知那时候赢都是因为郡爷叫人放了水,为讨得他开心罢。

    故而四人是轻而易举赢了赌注,可最后却变了卦,不想要衣袍为抵押,而是要他陪着去酒楼里饮一杯。

    阿语途中觉得不对,然他又打不过这四人,便被带到了这里来,才知晓他们是这春楼里的壮丁。

    “何故?”那靠在桌边的男子目光瞥向大汉们。

    “这……”四人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他们本来就是为了设局骗上一两个美人回来,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谁知这小子还不知情。

    男子叹了口气。

    他倒不知自己手底下的人还能这么办事,看来这地方又得清整。

    小蓝松开抓着阿语的手,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来,直接甩进一个大汉怀里,冷声问:“可够我把人带回去了?”

    “呃……”大汉此时也说不出话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小蓝把阿语捞走。

    在小蓝揽着阿语跨出门扉,即将从这后院离开时,一句轻飘飘的话落入他们耳中,却有若惊雷:

    “代我向将军问好。”

    另一头,仇画赶回到将军府,把所见之事说给了郡爷听。

    仇九烨“蹭”的一下站起来,面色阴沉,不吭一声就往外走。

    仇画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这院中一下子就只剩两人。

    余辜目送着父女二人离去,才回头。

    只见连佘目光落在远处,折扇抵在唇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