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故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坐。”

    连佘回了神,折扇一指。

    余辜看了他一会,才按照他的意思在对面落座。

    棋盘被折扇一扫,原本不分上下的棋局顿时消散。

    “那郡爷,到底是什么来头?”余辜下了一子后,才出声。

    “有一身本领却不想入朝为官,只是一直关心朝局,皇帝与他为亲家,也时常招他到宫中闲谈世事。”

    连佘如是道。

    人缘也好,所以不少为官者愿意与他打交道,找他帮忙。

    “那他夫人……”余辜皱了皱眉,有些不解。

    仇九烨有儿女,肯定也会有妻妾,却怎的像是独宠那阿语,连带仇画都好似不介怀,与阿语关系看着也不错。

    连佘捻着棋子看棋局,好一会儿后才无奈地将棋子丢回盒中,懒懒地靠在树干上,摇起扇子。

    “他夫人已逝。”

    那人看着不着调,却算得上痴情。

    他这一生大抵也只爱过一个女人。

    仇九烨曾是个风流子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在各个春楼里留下一屁股的风流债。

    那时候长安县的婉悦楼是他第一回到。

    新选出来的花魁初舞,相貌上佳,却称不上是风华绝城,起码在仇九烨看来,只能算得上中上。

    但胜在气质与身段。

    故而那时在心头暗自打量人家的郡爷在听到钱出得多的便可与花魁一夜春宵时,他鬼使神差地就报了个大数目。

    以至于老态的老鸨找到他,调侃说这钱都能把人赎走了。

    于是仇九烨就动了心思。

    那时候老鸨大抵也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就把刚选的花魁搞没了。

    在几日后,郡爷的迎亲队敲锣打鼓地把新花魁给接走。

    这在当时也成了人们茶饭之余的闲谈趣事。

    打那之后仇九烨也收了心思,与夫人好生过日子,生了两男一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