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叫声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仇画和余辜面面相觑。

    这不是连佘吗?

    他们旁侧的几个人也呆住了。

    “你、你不要过来啊——”还裸着上半身的褐袍男子见他走出来,猛地往后挪动,一脸惊恐。

    此情此景不免有些让人浮想联翩。

    “怎的出来玩一玩也不让人安生?”

    仇九烨携着阿语走了出来。

    “爹你怎么也来了?”

    在同船的几人尚处在“滁县郡爷和护国将军居然在这里”的震惊里,就听到仇画雀跃的语气。

    他们着实没有把仇画的姓与郡爷的联系在一块。

    于是他们在震惊之余开始默默怜悯褐袍男人的下场。

    你爹还真不如她爹。

    连佘和仇九烨这才看到余辜和仇画。

    “巧了,不过你们这怎么玩儿这么大的?那万一把人甩姑娘堆里了,该多羞人。”

    郡爷一边说着风凉话,一边挡着阿语的视线,把他探出来想一看究竟的头按了回去。

    “他和你们是一道的?”连佘打开折扇轻摇,打量着那几人,“我倒好奇你们是玩的什么。”

    将军虽然一脸随意,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仇画心虚地退后一步躲在余辜身后,而那几个富家子弟也都缩着肩头往后退。

    于是被孤立在最前端的余辜就分外显眼。

    顶着连佘那戏谑地目光,被推出来顶缸的余大夫轻咳一声,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还原了一下。

    只是在提到那褐袍男人的爹时,余辜顺便介绍了一下是谁。

    而听到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被这么欺负,仇九烨狠狠地剜了眼地上满脸写着害怕的人。

    他正要上前一步教训这人,却被连佘抬手制止。

    “你爹?”将军饶有兴致地半蹲在褐袍男人面前,“你爹好像也不如何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