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叫声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你别过来!”男人往后蹭了蹭,双手护在胸前,满目惊恐,“我、我爹要是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你、你……”

    连佘一脸无辜:“我可什么也没做,按理说把你丢过来是我小侄,你该怕她才是。”

    听到“小侄”,余辜和仇画都有些云里云雾的,只有仇九烨太阳穴突突跳着。

    “这么着,我救你一回,送你上岸,作为交换……”

    褐袍男人看见他眯起眼睛,哆哆嗦嗦问:“什么?”

    “叫声爹来听听?”连佘“唰”的一下收起折扇,轻挑他的下巴,“嗯?”

    月白袍男人和他的伙伴们俱是恍了下神。

    没成想将军有认儿子的癖好。

    余辜有些不忍直视地抹了把脸,何况那褐袍男人也不知是因为羞还是怒,涨得一脸通红,连带肩膀都有些粉。

    这活脱脱的,像极了将军在调戏良男。

    而仇画突然凑在他耳边问:“将军他……难道是断袖?!”

    余辜想了想,摇摇头。

    他倒觉得只是这人想戏弄人。

    若要说对那褐袍男人感兴趣……从那眼里也看不出分毫情感。

    “你简直欺人太甚!”褐袍男人大喝一声后就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了江中。

    但连佘反应极快。

    在男人的身子快沾到水的时候,他已经拽住其裤腰把人吊着。

    “别脏了这水。”

    褐袍男人憋红了一张脸。

    而此时江面上其他几艘画舫都游了过来。

    “哎哟这青天白日的,怎么挂着个白花花的人?好不羞!”其中一只上有人从远远看来,摇头唏嘘。

    他身边的人“诶”了两声,拍拍他的胳膊:“你瞧仔细了,我怎么觉得那被吊着的娃,有点像你儿子?”

    尚在唏嘘的人:“……”

    “你快放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