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叫声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褐袍男人被衣物勒在腰间,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为什么要放开你?”连佘好奇道,“我与你无缘无故啊。”

    褐袍男人简直要疯了:“无缘无故你抓我干嘛你抓个屁啊你!”

    连佘笑出了声:“好小子,你还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褐袍男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自己给骂了进去。

    “将军,不如就算了吧……”月白袍男人上前一步,边劝边给余辜疯狂使眼色。

    余辜对于他这眼皮抽搐的行为有几分眼熟。

    是了郡爷之前也曾这么着。

    但他并不太想理会。

    倒是靠近的画舫上有人出声了:“连将军,快将我儿子放下来!”

    连佘闻声看去,唇角勾起:“你爹还真来了。”

    褐袍男人像抓了根救命稻草,不停地喊爹。

    然诡异的是叫了几声后他才听明白回应是从后边传来的。

    连佘笑眯眯:“乖儿子,叫得那般勤快,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亲爹在那气得满脸红:“你、你这是何故?”

    “你还问爷?”连佘半边眉宇高扬,直接把人甩到他怀里,父子两人抱在一块摔倒在地。

    待两人起身时连佘才打开折扇,抵在唇边:“你自己育儿无方,我帮你教训了一下,他唤我几声爹,便当是酬劳了。”

    “你、你……我哪里育儿无方?你莫要空口无凭血口喷人!”总管简直暴躁,要是能够打赢这人他恐怕已经扑上去了。

    “那你去问问你的好儿子。”连佘扇子扣在手心,“当然,不服气……你告我去?”

    话罢他就转身,可在跨出一步后身形又是一顿,吓得爷俩互相抱紧。

    “总管先生要是没空教导孩子,本将不介意代劳。”

    撂完话就施施然走到厢里去了。

    太医院总管在那对着他的背影做了几个鬼脸,可转移视线时不小心对上仇九烨那似笑非笑的脸是又是一阵哆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