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上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余辜似是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几秒后他才小跑着,从那些尸首上跨过,来到树底下。

    “你怎么样?”余辜的声音有些低哑,大抵是刚刚受了惊吓,还没缓过来。

    只是面上冷静,令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连佘直接摊开左手,手心被剐出两道深口子,还在往外淌血。

    “帮我包一下。”

    余辜看了眼旁边散落的黑布,显然是从刺客身上扯下来的。

    他又想到刚刚这人为了救他,用受伤的手拉弓了。

    余辜抿着唇,用短刀割下自己的一角衣袖,给他简单处理了一下。

    这时连一和几个搜查的御林军也赶到了。

    “将军!”连一在他面前半跪于地,一脸内疚,“是我来迟了……”

    “无碍。”连佘把手里的弓递给他,自己起身,“陛下如何?”

    “刺客全部处理完了,没有活口。”

    “连将军,这些刺客……都是你解决的?”有个御林军震惊地看着这一地的尸首,有些难以相信他能凭一己之力对付过来。

    连佘将手搭在余辜肩头,用慵懒的语气回应:“关你什么事?”

    被呛住的御林军面色尴尬。

    最后连佘让几个御林军骑马护送余辜先走一步,他和连一则找到了那匹被动了手脚的马。

    “这马可要我弄回去?”连一面色阴沉,一想到那副将对这马下了手,让将军受了无妄之灾,就很想弄死他。

    “倒也不必。”连佘摸了摸下巴,“喏,我记得没错的话,在马鞍旁理应系有烟花信号筒。”

    但他这一匹马没有。

    也就是说若是他在这林里遭遇了不测,是无法及时求救的。

    “你的意思是……”

    “他应该还准备了一份厚礼给我,只是没来得及。”连佘用右手摸了摸马背,尔后才半蹲下来,在马后蹄上看到了白色的粉末。

    这大抵在路上形成了标记。

    “要怎么做?”连一攥紧了拳头问。

    “不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