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夫,将军总想搞事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上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的不重。”

    其他心腹附和:对啊对啊,我们以前都是大伤撒点药小伤笑一笑,快死了再找大夫看。

    但很快他们就扼腕。

    对大夫来说,伤就是伤。

    尤其是余大夫,那是他们还没能拥有的待遇。

    连一看着他们齐刷刷地叹气,嘴角抽了抽。

    帐篷里,连佘最后还是听话地脱下裤子,坦坦荡荡让余辜查看伤势。

    诚如他所言,小腿上只有被荆棘划破的那道口子。

    ——如果忽略掉其他擦伤的话。

    “那些刺客……当真是佘国的余党?”余辜一边给那道伤口抹药,一边问道。

    连佘眯了眯眼:“不好说,不过有人更愿意相信,是佘国皇室的余孽,有心要复国,才招揽了对佘国保留了所谓家国情怀的人,来刺杀皇帝。”

    “余孽……”余辜皱了皱眉。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佘国皇室留下来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名为佘故,是三皇子,一个名为佘闻,是五皇子。

    一个现在还活着,一个在三年前已经死了。

    一个改名为余辜,一个改名为余温。

    其他的早在佘国城门被彻底踏破时死掉了。

    所以余辜清楚地明白,没有所谓皇室余孽在背后操纵。

    但他想不透,那些刺客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非真的是佘国的残兵败将?

    连佘盯着余辜看了一会,终于无奈地开口:“这药膏可是不花钱?”

    余辜尚有些发愣,烛火照得他双目通明,却什么也没映出。

    “药。”

    总算回神了的大夫这才忙不迭地低头去看,就见自己把大半瓶的药膏撒在了连佘的伤口上。

    这人还没喊疼。

    若是换作余温,只要沾了一点药就会痛得嗷嗷叫唤。

    余辜拿着纱布给他缠好,一边想着终究不是一个人。

    越多的相处让他越发能够将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